*BUNGKA DIARY
戰國BASARA/妖怪手錶/大逆轉裁判熱衷中〆(・・ )
修羅之母(;゚д゚)

「果然還是要有眼罩才像海賊啊。」 「…真是的,交給我不就好了嗎?」
10月小劇場A最終回 得到眼罩南瓜 『伊達』 後即將出發

劇場A結束,迎來的劇場B=三成置裝的過程哦~請期待豐臣軍儍父母!(笑)
結果上次一個愛切腹的小十郎就扯了一篇XD雖然還有Dullahan的感想參雜啦…
這次進到摺上原之戰與修羅之母!後面再繼續累積梗會忘得快啊←老人嗎?

大河劇最壞的地方就是…在過世或是鬩牆前會特別描寫兩人感情深厚的地方囧
可以看到政宗與弟弟小次郎相處極為融洽,下棋政宗連敗XD還親自教小次郎騎馬~
同時也是因為騎馬時為了拉回爆衝的小次郎(看起來像是政宗拖小次郎下馬XD),
讓政宗在摺上原之戰前夕骨折(;゚д゚)愛姬與貓殿的交鋒依然激烈!可是愛姬很消極,
實際上也只是貓殿單方面的強烈攻擊…太不公平了這個ww好想戳死貓殿啊www 因為落馬骨折而不能出陣這件事的確還挺丟臉的XD難怪成實很難對家臣開口XDD
硬要上戰場政宗也是一整個指揮無力。・゚・(ノ∀`)・゚・。後來恢復後便迎來摺上原之戰。
所以BASARA一代摺上原之戰中,伊達政宗出逃的情節來自伊達軍初期的失勢,
最後政宗再度迎戰就是反敗為勝的意味囉←想太多XDD風向變戰況也隨即改變。
敵營蘆名盛重正面臨家臣貌合神離也是大敗的原因之一,此時正好十七歲呢ww

後來義姬受到兄長義光的唆使,打算在政宗拜見秀吉前的西館酒席上毒死政宗。
受到唆使這字眼看來頗無情,但大河劇將義姬的情緒轉變演得相當有情ヽ(´ー`)ノ
劇中義姬跟政宗偶爾對立偶爾祥和…政宗打敗蘆名時義姬毫不吝嗇地給予肯定,
不將家臣利益放首位的政宗讓義姬苦惱,常介入伊達與最上戰事的義姬讓政宗頭痛。
再來就是政宗幼年身染重病時,義姬第一時間沒陪在身邊一直讓政宗耿耿於懷。
雖然有這麼多的矛盾,政宗出陣後義姬也是會誠心祈禱神佛能原諒政宗來的。(笑)
所以大河劇義光説服義姬這段演很久~義姬剛聽到還嚇得後退XD畢竟是母親嘛。

有趣的是在毒食將送入房間前,綱元原本想試毒的XD但義姬侍女以失禮拒絶了。
事發後政宗邊掙扎邊叫著綱元的名字,進來扶殿下的綱元應該很後悔沒試毒吧XD
由於中毒不深吐完後大致沒事~小十郎、成實、綱元、愛姬及老家臣圍繞在政宗身邊。
大家談論著這件事該如何處理,成實想制裁下毒者卻被綱元以義姬是政宗母親推翻。
「既然母親讓我嚐到了下地獄的滋味,我也要讓她感受到同樣的感覺…!」政宗説。
這裡所謂下地獄的感覺並不是指被毒害的痛苦,而是指被親生母親給毒害這件事。
正如眾人分析的那樣…即使小次郎本人是無辜的,但現在家中產生的紛亂都來自他。
「小次郎,殺。」語畢帶著佩刀前往小次郎屋敷,兄弟單獨交談後政宗親自執行了制裁。

我怎麼記得小説中這場酒席小次郎也在場,而且還是呈毒酒菜給政宗的那個人呢?
當然小次郎本身並不知道酒菜有毒,知道的僅有義姬…弟弟一整個就是無辜啊www
而政宗吃下毒物的第一反應便是斬殺送來的人,小次郎的頭顱便這樣被瞬間斬落了。
另外政宗還即時拿出隨時放在身上的解毒丸食用,適時減輕毒性才得以保住一命這樣。
NHK是覺得這發展太戲劇化嗎XDD確實看史實記載政宗是在次日才制裁小次郎來的。
大河劇則是在政宗吐出毒物後的同天深夜,因此可以説是折衷兩邊的時間啊XDD

「討厭哥哥嗎?」「咦,絶無這種事!」兄弟最後好難過〒▽〒雖然號稱小次郎是無辜的,
然而在家臣騷動來找義姬談時小次郎勢必有聽到,卻沒加以阻止放其助長也是罪過。
自從聽了政宗説也想讓母親下地獄那句話後,突然覺得這制裁有點大快人心=口=
主要是因為義姬毒害親生兒子,另外就是小十郎跟義姬稟報要她離開伊達去最上時,
義姬還在叨絮著現在要平息家臣的騷動,政宗也只能給小次郎一座城池當城主之類的。
當小十郎將制裁暗喻成政宗已經親自送小次郎到很遠的地方時,義姬就崩潰了ww
回到最上後義光見到的義姬變得白髮蒼蒼(一夜白髮?)…義光悔恨地抱著義姬道歉。

大河劇將這段演得超有情有義的啦XD做壞事前一定都會有掙扎跟不得已的苦衷!
即使是政宗要斬殺小次郎做為制裁,也是反覆衡量伊達家的安定性後才執行的。
劇中對毒害的解釋看得我相當滿足ww有温馨也有悲情還有友情更有大快人心:P
  1. コメント:0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:
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bungka.blog73.fc2.com/tb.php/265-5a81aab6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